首頁首頁  日曆日曆  相冊相冊  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 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 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 登入  
分享 | 
 

 一生懸命
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向下 
發表人內容
Jack
Admin
Admin


文章總數: 4589
年齡: 55
來自: 台北
威望: 1671
注冊日期: 2008-12-22

發表主題: 一生懸命   周五 6月 05, 2009 2:02 pm

  

「一生懸命」其實是日文,意思是做事很認真、態度很執著;很認真地跑步,可以用一生懸命形容,很認真地工作,當然也是一生懸命,我每天從新竹到台北,為了避開擁擠的交通,也為了真的有做不完的事,參加不完的會,早上7點以前出門,晚上9點前後,或是送出最後一封e-mail,或是與客人用過餐,回到家總在10點前後,算一算約15個小時,也是一生懸命。

 語言脫離了聲音,就少掉五分的韻味,一生懸命要用日文發音才傳神,ishokenme,唸起來像是一早出門好比神風特攻隊出征一樣,又沉重又莊嚴,日本文字再怎麼拗也得承認源自漢文,漢文的一生懸命照字面唸,讓人有命在懸絲的壓迫感,給人將命豁出去的感覺。跑步跑到將命豁出去,當然是很認真地跑步;工作到將命豁出去,可就不只是認真兩個字可以形容了,這是懸命;再加上一生,表示很有毅力,持之以恆的把命豁出地跑步、工作,這就有幾分壯烈的味道了。

 台灣製造業的拼搏精神,也是一種一生懸命的群體行為,一生懸命有濃濃的做苦工的涵義,走上一生懸命這條路,是個性使然呢?命中註定呢?還是環境所逼呢?人生在世有一件事是共通的,那就是每個人都有老闆,老闆指的不只是發薪水給你、或決定你昇遷的人而已,老闆代表讓個體不得為所欲為的社會功能,所以夥計有老闆,總經理有老闆,董事長也有老闆,股東會、證期局、以及政府的政策部門就是老闆,因為這些單位讓董事長不能為所欲為,所以你不能想投資大陸就投資大陸,老闆有各種規定要你遵守的!

 老闆做決策,底下的人執行,上一層的老闆做上一層的決策,愈上層的決策,影響愈大愈深遠,高層一個錯誤的策略,會害得下面的人日子過得苦哈哈地!所以說,走上一生懸命這條路是個性使然呢?命中註定呢?還是環境所逼呢?都是也都不是,但最明顯不過的是,老闆的錯誤決策必然導致一生懸命的苦命悲情,讓底下的人疲於奔命。

 在彼得杜拉克(Peter Drucker)浩瀚管理篇章中的某個角落,曾說過類似下面的話:「組織必需是績效導向,而不是苦勞導向」,苦勞會產生績效是無庸置疑的,只是常常得用放大鏡才看得到那些績效;常聽週邊的人說,製造業是一條不歸路,說這些話的人都是些睡眠不足的人,都是較習慣用努力換取績效的一群人。神風特攻隊就是最好的例子,你再怎麼否定日本軍國主義,也無法否定那些隊員是拼命的漢子,只是其績效從來都不是歷史的重點。

 一生懸命的特徵是悶著頭苦幹,這類型的人較少做哲學層次的思考,哲學是玄之又玄的說法,所謂缺乏哲學層次的思考,指的是較少問「為什麼?」,「有什麼意義?」之類問題的意思,順著潮流走,缺乏挑戰傳統的創意,缺乏挑戰命運的勇氣,最終就會走上一生懸命方能稍可糊口的地步。

 我們二百萬製造大軍、五十萬大陸台幹,其中有多少比例是屬於一生懸命型的呢?一生懸命是一種態度,也是一種生活形態,態度是人對生命所擺出的姿勢;彎腰曲腿、弓臂伸拳、雙腳並攏,還是兩手平伸,總是將身體當成語言,對人宣告一種訊息;你對生命可以玩世不恭,可以不忮不求,可以絕不沾鍋,也可以耕讀南山,更可以一生懸命。這麼說好了,我在製造業看到的,彼此有互動的,不論是上司下屬,大都是一生懸命型的,多數都崇尚堅毅不拔、超時工作,六點下班會覺得心不安理不得,反過來連續加班幾天,走起路來就雄糾糾氣昂昂的,覺得上對得起祖宗,下對得起國家了。

 不要苛責這些人,事實上,整個製造業就是一種一生懸命型的產業,業績是拼出來的,利潤是擠出來的,績效是榨出來的,產品是趕出來的,「拼擠榨趕」是形容製造業最貼切不過的四字真言,那麼,只有台灣的製造業這麼苦嗎?不,所有製造業都一樣,這就是為什麼馬克思認為工人無祖國了,在他的時代,製造業必須「拼擠榨趕」,就如同今天台灣在大陸的製造業一樣。馬克思誤把這叫剝削,並歸罪於資本主義,遂提出共產主義,以後就是一百年的聒噪,直到今天,號稱共產主義的國家,卻變成製造業的溫床,老馬的原意是要擺脫「拼擠榨趕」的製造業工人被「煎煮炒炸」的命運。沒想到,一轉眼百年如白駒過隙,工人仍然無祖國,沒錯,因為過的都是一樣的一生懸命的日子。

 我第一次讀到一生懸命這個詞是在日文課上,一篇描寫日本日光東照宮裏一尊睡貓雕刻品的短文,據說,東照宮完全見不到老鼠,因為這尊睡貓栩栩如生,嚇跑了所有的鼠輩,睡貓是甚五郎刻的,甚五郎年輕時候被壞朋友所害,斬掉了他的右手,但是他不向命運低頭,改用左手雕刻,依然成為一代大師,故常被稱為「左甚五郎」。日文課文用這個奮鬥故事說明一生懸命這個詞,從右撇子強改成左撇子,並成一代雕刻大師,這需要吃多少的苦啊?如果甚五郎右手沒被斬斷,就成不了一代大師嗎?雕刻是一種藝術,所有藝術都需要天份,失去右手的甚五郎被激出他的天份,但無論改用左手、或用口、用腳都同樣困難。

 一生懸命變成一種崇高的美德,如貞節牌坊一樣,被讚揚、被期許、被扭曲到讓人想斬斷自己的右手,忘掉用左手走上一生懸命這條路是一種不得已,是一種困境求脫的無奈。左手的甚五郎最終成為一代大師,令人猜想若甚五郎沒有失去右手,東照宮是否就會鼠輩橫行呢?這裏有兩個不同的角度,從國家機器的角度看,一生懸命是該被鼓勵的美德,至於右手變左手的痛苦,或貞節牌坊的不人性只是一種過程;然而從一個活生生的個體角度來看,一生懸命是一種無奈,我想甚五郎做為一個擁有藝術天份的雕刻家,應寧可保有他的右手,縱使右手雕刻無法激發出他百分之百的雕刻天份,就如同每一個貞節牌坊上的女人,我想,都寧可過著有丈夫的日子,縱使沒得成為千秋烈女!

 台灣製造業是一種左手的產業,他右手的潛能早早被斬斷,沒能用創意、用文化、用美感、用精緻、用悠閒來開拓局面;斬斷右手的機會的兇手,是歷史;當RCA到台灣設廠時,那歷史的一刻,我們的祖先在工藝、在知識、在世界觀打了一場失敗的戰爭,那不是一個人的錯,也不是一個城市的錯,或一代人的錯,而是一個民族、一個區域的失敗,原因可以上溯到15世紀,曾經鄭和所代表的海洋文明及科技,被京城裏唸四書五經的文怪所禁絕,把優勢斬斷,說斬斷其實是徹底斬斷;五百年前長一百公尺的巨船工藝,技術文件加上實體全被銷毀(參考孟西士著、鮑家慶譯「1421中國發現世界」),那一刻就已經註定當五十年前RCA到台灣設廠時,我們必須用左手走上一生懸命的命運了,因為右手的優勢早已被斬斷了、枯萎了。

 策略真的是很可怕的東西,一個錯誤的策略影響深遠,愈上層的人的錯誤策略,其影響愈是深遠,策略之所以可怕,更因為做策略決定那一刻,往往無從預知其影響有多深、多遠,在海洋文明崛起之前,15世紀初葉,所有科技的表現就在製船工藝,而鄭和所代表的世界領先科技,被錯誤的策略給葬送了。因此當五十年前RCA到台灣設廠時,原本在鄭和之後幾百年間不斷到東方朝拜進貢的民族的後代,看到的是一整個世代沒了右手的人們,正準備心甘情願地學著用左手,用一生懸命的態度開展製造業王國。所以,我們看待製造業,他的辛苦,他的一生懸命,不應該用奇蹟,不應該用美德來形容、來推崇,這只是失去右手後的左手奇蹟,沒了丈夫的貞節牌坊上的女人的美德!甚五郎的一生,應是在左手的勞動中,不斷追憶有右手的美好日子中渡過的吧!左手一生懸命似的奇蹟,如何能慰藉失去右手的傷痛呢?又該如何才能尋回使用右手的自信與自在呢?



(本文由作者蘇元良執筆撰寫,記者陳慧玲整理)

(電子時報記者陳慧玲/台北) 2006/05/11
回頂端 向下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jack18233
黃尚煃
金剛勇猛心
金剛勇猛心


文章總數: 148
年齡: 70
威望: 29
注冊日期: 2008-12-23

發表主題: 回復: 一生懸命   周五 7月 31, 2009 3:31 pm

好沉重的文章
人的一生,不就大都是當失去右手,一生懸命的開創出左手的世界嗎?
能用右手時,懞懂以為「朕乃神授」,有幾個人會想到一旦失去右手的悲慘?
自從大家庭解體後,能有機會與環境培養這樣的氣度與思維的能有幾人,策略的育孕,不就需要這樣的環境嗎?
記得有一位美國總統說過:我有勤勉的農夫祖父,讓我的父親能學習成為專業人士,而我才有機會學習政治當選總統,而我的兒女不會步我的後塵,他們將會成為傑出的鋼琴家。
上述說法有點消極與自我,以大企業或是國家,正是需要培育具有這樣思維的人才,讓升斗小民得享辛苦的成果,不要一旦大環境改變,升斗小民就一無所有的任人宰割了。
上述總統所說過的話,也點出次序性與階段性的重要。民主的更迭是常軌,但政策的釐定與執行是超越的。
回頂端 向下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minhua
無量光曜心
無量光曜心


文章總數: 420
年齡: 54
威望: 123
注冊日期: 2008-12-23

發表主題: 回復: 一生懸命   周五 7月 31, 2009 4:05 pm

『一生懸命』何嘗不是戰戰兢兢認真的過日子,值得尊重;有緣與佛結緣者,其心「一心欲見佛,不惜己身命」,方向,目標明確,唯一,勇猛精進;過程種種艱辛磨難,只為成就此一大因緣事,『一生懸命』可以理解,更值得讚嘆!自嘆不足.... Arrow
回頂端 向下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 

一生懸命
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回頂端 
1頁(共1頁)

這個論壇的權限: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
 ::  :: 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