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首頁  日曆日曆  相冊相冊  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 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 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 登入  

分享 | 
 

 20170418《靜思妙蓮華》常住大乘漸入佛道 (第1068集)(法華經•化城喻品第七)
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向下 
發表人內容
月亮
版主
版主
avatar

文章總數 : 17586
年齡 : 63
來自 : 台中
威望 : 1626
注冊日期 : 2009-01-11

發表主題: 20170418《靜思妙蓮華》常住大乘漸入佛道 (第1068集)(法華經•化城喻品第七)   周二 4月 18, 2017 9:16 am



月亮 在 周二 4月 18, 2017 3:57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
回頂端 向下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月亮
版主
版主
avatar

文章總數 : 17586
年齡 : 63
來自 : 台中
威望 : 1626
注冊日期 : 2009-01-11

發表主題: 回復: 20170418《靜思妙蓮華》常住大乘漸入佛道 (第1068集)(法華經•化城喻品第七)   周二 4月 18, 2017 3:55 pm

20170418《靜思妙蓮華》常住大乘漸入佛道 (第1068集)
(法華經•化城喻品第七)

 
本常住大乘實法,恆持不退無上道,初種大因生懈退,從大向小住聲聞,佛常教化大乘法,諸人應漸入佛道。
爾時所化無量恆河沙等眾生者,汝等諸比丘,及我滅度後未來世中聲聞弟子是也。《法華經化城喻品第七
我滅度後,復有弟子不聞是經,不知不覺菩薩所行,自於所得功德生滅度想,當入涅槃。《法華經化城喻品第七
釋疑難自今而後,於佛滅度之後,諸聲聞弟子契佛心懷不易,況能解佛知見,故於己成佛之疑難。
我滅度後:
咐囑言如來將於此世人中滅度後。
正法隨時間消逝過去。
像法應世變化,遂漸敗壞。
末法五濁惡世眾生垢重。
復有弟子不聞是經:即方便品云,除佛滅度後,現前無佛時,妙法蓮華經難解,說者甚希有,聞者亦復希少。
佛既滅度,所有夙世曾值佛世之弟子,其所生世之時,所處之國土,未必盡有此大乘經典故,或致不聞是經。
不知不覺菩薩所行:以不信故,無由知之;以不修故任緣覺了復失,是以迷於一切菩薩所依所行。
由於久遠昔因曾植善根深固,至今亦知問道求法,殷勤精進修習。以聲聞法執留小法,未聞此大乘經故,雖其所行已入於菩薩修行之道,而距佛知見遠。
 
【證嚴上人開示】
「本常住大乘實法,恆持不退無上道,初種大因生懈退,從大向小住聲聞,佛常教化大乘法,諸人應漸入佛道。」
 
本常住大乘實法
恆持不退無上道
初種大因生懈退
從大向小住聲聞
佛常教化大乘法
諸人應漸入佛道
 
我們本來人人本具佛性,人人「人之初,性本善」,本來就是愛的能量,就是要不斷人與人之間互動。但是我們人總是在這一分無明,所以從愛變成了無明、貪念,各自就是守護在自己,貪著外面的境界就起心動念,無明不斷造化,這就是我們眾生所以苦,就是苦在無明覆蓋了,我們的本性,要不然,人人應該都是,常住在大乘法中。每一個人,「心包太虛,量周沙界」,每一個人都是與道理合會,本來就是(註一),卻是就是被無明覆蓋了。
 
我們很有幸(得人身),我們又與佛法有緣,我們能得遇佛法,又聽聞大乘法,這是我們要慶幸,所以要「恆持不退無上道」。本來我們就有了,尤其是從大通智勝佛(時),我們應該也是在那個道場,也是有聽法,說不定我們在那裡聽法,有的人已經理解了,能夠了解、信解,但是有一大部分的人還有懷疑。我們應該要常常記得,說過的法,聽進去了,我們要記得那個境界。
 
大通智勝佛時,講《法華經》,有人信解,很多人懷著懷疑,所以,佛入靜室,十六沙彌,他們就代替佛,向這些有疑惑的人,再各人帶著他有緣的人,各升法座,也是繼續解釋,《法華經》,大乘法。所以,各個與十六沙彌有緣的,隨著十六沙彌聽法。我們就是了,我們就是那些有過懷疑的,現在成佛的釋迦牟尼佛,隨著他講法,我們已經相信了,但是我們沒有徹底了解。
 
從那時候,我們就已經「初種大因」,在那個時代,我們就已經接受到,十六沙彌之一,現在的釋迦牟尼佛,他講大法,為我們種了大因。我們就是這樣不斷生生世世,也就是因為經過了生生世世,長久的時間,我們修行的過程中,還是慢慢生起了無明再覆蓋,所以退失大心,再退回小乘法。這當中生了懈怠心,所以再從大向小,這樣住在聲聞,就是靠音聲,再體會佛法。
 
很可惜啊!本來我們人人都已經本具佛性,因為一念無明,所以我們才又再退失。還有緣,在大通智勝佛時,我們再次聽大法,也種了大因,再經過時間的流轉,我們又生懈怠心,這樣退失,現在只靠著聲音來聽法,所以我們現在要好好用心把握,把握大乘法。
 
佛,他不放棄,「常教化大乘法」,絕對不放棄,生生世世與菩薩俱,生生世世上求下化,生生世世都是為我們說大乘法,我們要很感佛恩。我們最大的供養,我們過去也說過了,最大的供養是我們要身體力行,受法供養,我們接受了法,身體力行,這樣來表達,來回報佛恩。
 
所以「諸人」,我們大家,「應漸入佛道」,要好好地,要走入了菩提大覺道來。這是佛最大的期待。
 
人生本來就是要發揮,我們人性本善的良能。看看現在,我們大家每天都在聽,聽得到的天下苦難事,在我們的道場裡,在慈濟世界裡,在人間菩薩這樣投入人群中,所看、所了解的,人生真實苦,真的苦,加上了這近代以來,氣候變遷,災難頻傳,我們在地球上國際間,慈濟人如何在精進,如何在發揮人性本具的愛,在付出。
 
看到我們這群很熟識,人人都是在慈濟團體中,所以我們都了解,什麼時候,哪個國家的團體,跨國去做救災、救難的行動。我們都知道,看人間苦,也是投入人群中見證苦的真理,我們都看到了,有年、有月、有日,很詳細記載下來,就如在印尼,那時候,我們慈濟就是與印尼,很(有)互動。苦難人多,而且社會不平靜,慈濟人在那個地方,如何能安頓當地的苦難人,如何提倡有錢的人、富有的人要趕緊投入,投入去付出,這種「教富濟貧」。當地的華人富商,大家的心受啟發了,人人發揮他們的愛心,投入社會的付出。
 
二00三年這段期間,臺灣農(委)會給慈濟的米,慈濟團體就將這個米就與印尼,幫助印尼,到現在,(幾乎)都是這樣在付出。所以他們(編按:印尼慈濟人)將這些米,很用心去分配,真實貧困的人,造名冊,家家戶戶,大小戶都能得到(足夠的)量,大戶的就給大量,較小戶的就給小量,很詳細分配白米。
 
在那當中,有一間習經院(編按:奴魯亞·伊曼習經院Al-AshriyyahNurulIman),哈比教長(HabibSaggaf),他收容了將近四千位,(註二),有孤兒,也有貧困的,也有要來讀書的,總共是有將近四千位的兒童。那時候真的要過日子很困難,不論是空間很窄,或者是他們的資糧,糧食的來源很困頓。將近四千位的人口,每天的食量,尤其是青少年、幼年的孩子都有,所以這位教長,他就是來向慈濟求援,是不是慈濟也能幫助他們白米,讓他們解除困難。
 
二00三年那一年的八月開始,我們慈濟就送給他們,二千五百包的白米,給這所習經院。看到這些孩子,有了白米,開始第一次的白米香,飯的香味這樣出來了,看到那些孩子歡喜,熱騰騰的飯在冒煙,一聲號令,孩子人人拿著碗盤來了。飯這樣一大盤捧在手上,趕緊用手將飯捏來塞進嘴裡。那一分滿足,那一分歡喜,那一分純真無邪的笑容,很大群的孩子,看到那個畫面,這就是人間最大的享受。吃到飯,歡喜,在肚子裡,滿足了他的肚子,看,從那個畫面上看到,付出的人,心的歡喜。
 
從此開始,我們在五年內,願意月月送給他們,五十噸的大米,這當中,他們習經院的孩子,也增加到,那一年已經,超過萬人在習經院裡。
 
五年後,想要結束(白米發放)那時候,哈比教長他就又向慈濟要求:「是不是能再繼續一年呢?」郭居士(郭再源)他又回來跟我這樣說,我說:「是可以,你們的力量做得到的範圍,臺灣給你們的米,你們要好好分配。但是,你們是不是向教長說,跟他們說自力更生,他們有這麼大片的土地,將近千甲的土地,應該讓這些青少年,也能一邊讀書,一邊也要去農作,自力更生。」
 
我就跟他說,你告訴他:「我們精舍生活的方式,我們雖然在修行,我們也是自力更生。必要時,我們可以去教他們,那些土地都是可以種五榖雜糧,若能這樣去耕作,我們可以派人去支援,去教他們如何耕作。」
 
教長聽了很歡喜:「是啊!應該可以像這樣,修行的團體自力更生。」所以又再延一年,這一年裡,我們也有臺灣我們的農耕,對農,很會務農的人,也發心,也在印尼找懂得農耕的人,就這樣開始教他們如何耕水田,如何耕耘,旱地如何耕耘。用一年的時間教他們,他們用心這樣學,一年後,他們不只是地上的五穀雜糧,他們種麥,能收麥;種稻,就收稻穀。如一個修行的團體,一萬多人能互相(協力),較有力的、較年長的青年,帶著少年,少年就照顧這些幼年,這樣大家庭的生活。
 
當然,這段時間,是我們和他們的關係,這樣在付出,不分宗教,看到這個宗教的人口增長,看到這個宗教的系統安定生活,我們很歡喜。不過,後來我們才知道,教長為了接受我們的幫助,他受到教友很大的壓力,大家,其他的教友就說:「你不應該接受國外的人來幫助,接受臺灣,你不應該接受,我們的宗教以外的人來幫助。」從(不同)宗教的幫助,從國外來的幫助,給他很大的壓力。
 
卻是哈比教長他就回答大家,他意志很堅定,他就跟大家說:「臺灣這個宗教團體,他們來幫助我們,他並沒有要改變我們的宗教,去信他們的宗教,這麼多年以來,他們都沒有改變,他們是用真誠的愛來付出,用這種國際人道精神來幫助我,這樣有哪裡不對?」
 
後來才知道,哈比教長,一方面為了他這些孩子,這些孤兒、這些貧窮的孩子,他為了要庇護,這些孩子的健康飲食,要庇護這些孩子的住宿安定,他個人犧牲那麼大,受到周圍的人,這種的壓力這麼大。真正也是一位了不起(的人)。
 
但是,確實慈濟(在)當地的,這些企業家,真的是付出,除了臺灣的白米,他們也在那個地方,他們(習經院)的空間不夠,也為他們再蓋教室,還為他們蓋宿舍,又常常為他們義診,補給營養品等等,付出也很多。從二00八年、(二0)0九年,完全停止我們的白米發放,不過,還是同樣的,每年的齋戒月,他們每年一次仍然會去,就如供養,也是一樣去付出幫助,同時簽訂了為他們義診,一直維持到現在。所以說,宗教只要是方向對,就是都(是)愛。看看哈比教長,多偉大啊!為了這一萬多位,青少年、幼年的孤兒,他個人所受的壓力有多大,但是他多麼的堅持,與慈濟保持著這麼友愛的態度,這實在是讓人很敬佩。這也是一種修行,雖然宗教的名稱不同,那種大愛的精神,無私的愛是一樣的。很令人敬佩,每次若提起這件事情,就是從內心的敬佩,真的不容易。
 
所以,人人本具佛性,人人的本性都是愛,都是善,所以這分善,要堅持到底是不容易。所以,「本常住大乘實法」,人人本來就是有這麼開闊的大心,人人都有這分,能庇護很多人的力量。這本來人人就有,但是,我們應該要恆持不退,這分無上道,無上的大法。這位教長也他就是這樣。
 
所以我們「初種大因」。其實,這個善因,佛從塵點劫前,十六沙彌的時代,就已經這樣為我們種下善因了,生生世世都是為我們,說大法,教大乘法,卻是我們是自己退失,退大向小,這實在是很可惜。我們現在再開始,我們要好好用心,將大乘法我們要用入心來,人人要走入大菩提這條大直道,向前前進。
 
所以前面的(經)文,就這樣說,「爾時所化無量恆河沙等眾生者,汝等諸比丘,及我滅度後未來世中聲聞弟子是也。」
 
爾時所化無量
恆河沙等眾生者
汝等諸比丘
及我滅度後
未來世中
聲聞弟子是也
《法華經化城喻品第七
 
從塵點劫之前,那樣一直來,所度的人很多了,以無量恆河沙來譬喻這麼多,這麼多的眾生,那就是「汝等諸比丘」,現在大家再相會在這個道場上,你們在聽法,修行的比丘,還有未來(我)滅度後,生生世世中的聲聞弟子,都是一樣。不論是經過正法、像法、末法,還有很長久,未來還有很多弟子都是要度的,將度、未度的眾生還有很多。
 
下面這段(經)文,再接下來說,「我滅度後,復有弟子不聞是經,不知不覺菩薩所行,自於所得功德生滅度想,當入涅槃。」
 
我滅度後
復有弟子不聞是經
不知不覺菩薩所行
自於所得功德
生滅度想
當入涅槃
《法華經化城喻品第七
 
我若滅度之後,同樣有這樣的弟子,就是「不聞是經」,就是大乘經。佛陀開始要講《法華經》時,不就有五千弟子退席嗎?佛陀時代有,佛陀滅度後,未來的未來,或者是我們現在,聽到這部經,也是開始要入此大法,他就退席了。
 
所以「不知不覺菩薩所行」。因為他在(講)大乘經時退席,不要聽,他怎麼會知道行菩薩道的方法呢?怎麼會發大心,願意入菩薩道,(入)人群中呢?所以「不知不覺菩薩所行」,不知道菩薩在行化,入人群中那一分付出的歡喜,看到人間的苦難,能為他拔除苦難,苦既拔已,菩薩心喜,那種法喜,他無法感覺到,都是自己自以為:我已經知道,我已經懂了,我懂很多,我也有修行。
 
所以,「自於所得功德,生滅度想,當入涅槃」。以為我都懂得很多了,我的心已經很靜寂清澄,我的心都 不會受到污染了,已經能滅度了。
 
所以,我們要好好的用心。心若有這樣的疑,覺得:為什麼要用這麼長的時間,為什麼同樣的法,要不斷一直聽?所以,這種的人就有「慢」,在疑中生慢的心。
 
釋疑難
自今而後
於佛滅度之後
諸聲聞弟子
契佛心懷不易
況能解佛知見
故於己成佛之疑難
 
「自今而後,於佛滅度之後」。未來諸聲聞眾弟子,契佛心很不容易,真正要契佛心不容易,何況能夠解佛知見呢?所以,故於成佛之疑難。
 
在佛的時代,就有五千人退席了,所以,佛陀的時代,一直到未來,佛滅度後的時代,應該是我們現在,在我們現在,還有未來,諸聲聞弟子要契佛心,契佛的心懷,實在不容易。佛世時,就不容易,更何況是佛滅度後呢?
 
平常人在講,將佛陀的法拿來講,要能體會佛那念心,真正是不容易,何況能夠解佛知見呢?十六沙彌,他們所要求的,轉法輪,就是講大法,讓大家能與佛的知見,相同、平等,與佛同等,覺悟虛空遍法界的道理,這是十六沙彌所要追求的。不只是十六沙彌,其實我們人人,學佛弟子也是要這樣。
 
但是,我們要先契佛心,我們要了解,「以佛心為己心」,要先了解佛心,我們才有辦法將佛的心,成為我們的心。我們的心能夠了解佛的心,佛心是我們的自性心。我們若不了解,在說法的那位釋迦牟尼佛,成道之後,從他的口中講出,他內心所想的、所了解的法,若不是這樣,我們哪有法可聽呢?
 
我們聽法,要聽入心來,啟發出了,我們自己本性的自心佛。所以,佛心,我們若能了解佛陀說法,我們真信、真解,用在我們自己,刻入我們自己的心,在我們心中啟發,我們的自性佛來。就是一定要先信根要深,信佛所說法,我們才有辦法契佛心,成為我們自己的心,啟動我們的真如本性。
 
我們若不這樣,我們要如何能解佛的知見呢?佛陀覺悟的那個境界,在虛空法界,大宇宙空間之下的道理,我們要如何能知道呢?所以要與佛知見同等,必定要先契佛心。契佛陀的用心說法,我們要相信,這是一定的。
 
所以,「故於(己)成佛之疑難」。佛陀成佛說法,眾生有疑;或者是眾生要成佛,就是有疑,所以難,難得成佛。同樣的道理,你難信佛的法,你要成佛同樣也是困難,因為你有疑的心。我們應該要先撥開,我們這分疑念,我們要信根要深,要深廣,才有辦法真真正正將佛法入心,我們自己的真如本性,才能夠啟動,發揮我們的佛性。以佛心為己心,要堅立我們的志願。
 
所以說,「我滅度後」。「我滅度後」,那就是佛陀的叮嚀、再咐囑,就這樣說。「我滅度後」,這就是已經在叮嚀我們。佛陀講《法華經》大乘法,就是準備將要入滅時,所以句句話都是很用心,在向我們叮嚀、交代。
 
我滅度後:
咐囑言
如來將於此世人中
滅度後
正法
隨時間消逝過去
像法
應世變化遂漸敗壞
末法
五濁惡世眾生垢重
 
所以「我滅度後」,再咐囑:「如來將於此世人中滅度」,這就是在叮嚀我們。如來,乘如是法而來人間,來度化眾生,也是在這個世間中滅度,也是會消滅掉,這樣交代我們。同樣的,有一天,如來也是同樣要滅度,所以,滅度之後,正法時期也會隨著時間,消逝過去。像法,也是會應世間變化,慢慢遂漸敗壞。
 
看看,大陸敦煌的佛窟裡面,有很多佛像,很多佛教的故事,都(由)經(文)變成圖,畫出來,經變成圖,畫好之後再雕刻,很多石頭山這樣雕刻了佛像,大佛,也是很多。經過了千年(編按:敦煌石窟群始建魏晉前秦建元二年,西元366年),已經全都毀壞、損傷了。雖然正法過去了,千年過去了,像法開始了;像法就開始這樣慢慢,像,形像也一直破壞了,不只是物質的佛像破壞了,佛法修行的規則,也愈來一直變質了。這是從像法開始,慢慢就一直變化,一直到末法,佛法完全都變質了,修行的方法等等,也都在變質敗壞中。
 
這就是到了現在的末法,已經是「五濁惡世」,眾生垢重的這個時代,我們應該要再提高我們的修行,要如何再回歸到正法的時代。哪怕佛滅度了,還是佛的正法,要用在現代的生活中。佛陀無不都是要我們,啟發我們的慈悲心,行菩薩道在人群,所以我們這時候,應該要恢復佛的時代。佛陀的教化,用於我們現在,這就還是在正法,這是佛陀的期待。
 
「復有弟子不聞是經」。佛陀的用心是這樣,但是時間經過了,正法也過去了,像法也過了,現在是在末法中,未來的弟子也是「不聞是經」。佛住世時就這樣,未來的弟子也是同樣這樣,更嚴重。
 
復有弟子不聞是經:
即方便品云
除佛滅度後
現前無佛時
妙法蓮華經難解
說者甚希有
聞者亦復希少
 
所以在<方便品>中,大家應該還記得,(有)一段經文說,「除佛滅度後,現前無佛時」,《妙法蓮華經》更難解,「說者甚希有,聞者亦復希少」。
 
無佛在世,要將《妙法蓮華經》繼續講下去,實在是難,更難。佛的時代就難了,五千弟子退席,何況現在,要聽《法華經》,這本經實在要解它其中的意義,真的是難。
 
「說者甚希有」。佛若滅度後,無佛(時),要宣揚這部經,真的是很困難。說的人稀有,因為這麼大部的經,要繼續說下去,要用很大的耐心。要聽的,講的人能這樣耐心地說下去,聽的人能耐心聽下去嗎?因為他不解,他無法了解,他就會生懈怠,自然要(理)解這本經有困難。這是在<方便品>中,有這段經文。所以,「聞者亦復希少」,說的人稀少,聽的人也少,因為在這當中,這本經,要能夠了解,不容易。
 
所以,「佛既滅度,所有夙世,曾值佛世之弟子」。
 
佛既滅度
所有夙世
曾值佛世之弟子
其所生世之時
所處之國土
未必盡有此
大乘經典故
或致不聞是經
 
佛滅度之後,有這些弟子,也是因為過去夙世以來,曾經過有佛世的時代,經過那個時代也聽過經。「其所生世之時,所處之國土」,同樣,他們也是曾經聽過經,但是,到未來所處之國土,未必盡有此大乘經。儘管我們夙世有遇到這樣的法,但是,這個法,同這個時代,也未必能聽到這部經。
 
看看現在,同樣在同一個國土上,我們在講《法華經》,聽的人實在是不多,很少,沒有聽到的人,大部份。尤其是在其他的國家,那就不用說了,那個地方連佛教都不曾聽過,哪有辦法聽到這部大乘經呢?所以,要聽到這本經真的是困難。
 
「未必盡有此大乘經」,我們同樣生在這個國土,但是,這個國土有這本經,未必大家都能聽到這本經,或者是有的連這本經,都沒有在他的國家(出現),這也是很多。所以或不聞,或者是有,就是不肯聽,全都有,很多的困難。
 
這本經要流傳,有這麼多困難。同這個地方、同這個國家,沒有聽(到)這本經的人很多;有這本經的(國家),沒有聽到的人也很多。在(離講經)很近的人聽了,沒有耐心聽,同樣的,這樣的人也不少。何況是真正在其他的國家,完全不可能能聽得到的,所以,這實在是很困難,要聽到這本經, 困難。
 
所以,「不知不覺菩薩所行」。
 
不知不覺菩薩所行:
以不信故
無由知之
以不修故
任緣覺了復失
是以迷於一切
菩薩所依所行
 
既然無法聽到大乘經,自然不知,自然不覺,自然菩薩道行,就無法去實行。所以,「(以)不信故,無由知之」。因為他不相信,信根不深,所以不修這個大法。「任緣覺了復失」,就是有因緣,他能夠聽到,但是他了解了,不過他又重複棄失,將它放棄,不想要行。所以,「是以迷於一切,菩薩所依所行」。對菩薩道,他就這樣慢慢遠離。
 
由於久遠昔因
曾植善根深固
至今亦知問道求法
殷勤精進修習
 
「由於久遠昔因」,善根深固,「至今亦知問道求法」。過去曾種了這個善根,很深,現在還能夠想要聽、想要問、想要修,這樣精進的人也有。
 
以聲聞法執留小法
未聞此大乘經故
雖其所行已入於
菩薩修行之道
而距佛知見遠
 
聲聞法執留於小法,「未聞此大乘經故,雖其所行已入於,菩薩修行之道」。但是和佛的知見還很遠。雖然他已經說所行,已經要入菩薩道,但是距離還很遠,和佛的知見還很遠。我們現在才開始要發心,和佛的距離還很遠。
 
所以「自於所得功德」。就是還在小乘聲聞之中,所行所得的功德,還很少,但是自己生起自己的障礙。過去雖然有種了深因,但是,慢慢就會退失,退到聲聞。
 
他以為他所得的,都是很究竟了解了。這就是我們人,就是在聞法當中,第一、信根不深,第二、沒有耐心,第三、起懈怠想。種子種下去了,他沒有好好去自我耕耘,失去了這個緣,他就沒辦法真真正正信根深厚。
 
所以我們要用心,大家要趕緊漸漸,趕快在大乘法中,要漸漸入佛道。佛道,佛是時時都在教大法,我們應該聞大乘,要趕緊漸漸入佛道,在大乘法中堅持不退,要時時多用心。
 
[註一]本來(雜語)無物之始,謂之本來。如云無始以來。《丁福保佛學大辭典》
 

[本來面目]即自己的自性,離開了一切的煩惱和染污,就是自己的本來面目。《陳義孝佛學常見辭匯》
回頂端 向下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 
20170418《靜思妙蓮華》常住大乘漸入佛道 (第1068集)(法華經•化城喻品第七)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回頂端 
1頁(共1頁)
 相似主題
-
» 112岁老中医的临终馈赠(from ny)

這個論壇的權限: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
 :: 菩提法水 :: 靜思晨語 :: 靜思晨語—靜思妙蓮華-
前往: